佳木斯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婆罗门令 第四十二章 醉酒2


  而这北冥昊此时正头疼呢,今日下朝之后,北冥砺突发奇想的让他等一等。一盏茶的功夫,北冥砺已经换了便服,说是很久没去过他的王府了,今日天气不错,想出来看看。

  北冥昊心里嘀咕,想去见人,就去见呗。还把我稍上,我那王府,恐怕一辈子不去,你不会想去的。

  北冥昊本来想着回一趟王府,把简小壹叫上,顺便换一件衣服。虽然说墨小池的行踪他们是知道的,但是总还是需要一个借口吧,简小壹就是最好的台阶。自从回到了北辰之后,北冥砺就把跟在墨小池身边的撤掉了,一是因为他觉得北辰京都之内,还是安全的。二来,墨小池对暗卫之事,很反感。几次都把暗卫躲掉了,也算是无声的反抗。他也就随了她的意了。

  北冥砺和北冥昊刚回到王爷府,茶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呢。北冥昊正在跟一个丫头交代:“去把王妃请来,就说今日天气不错,本王邀她去郊外骑马。”

  “王爷,王妃出去了。”小丫头话还没说完,那个小厮,急匆匆的就跑进来了,也不顾给北冥昊行礼了,北冥砺他是不认识的。

  “王爷,王……王爷,不好了,王妃,……“

  “你把气给我喘匀了,再说。”北冥昊心想的是,在北辰京都,能出什么事。并没有着急,其实最关键的是,他对简小壹不是很在意罢了。

  “王爷,王妃在客栈遇险了。”

  北冥砺听了之后,风一样的便跑出去了。北冥昊慢了半拍的跟上去,想想也是,简小壹怎么会去客栈,无非就是找墨小池去了。简小壹遇险,可不就是墨小池遇险!

  北冥砺出了大门,并没有等人备马,而是直接施展轻功往客栈方向去了。可怜北冥昊一身厚重的朝服,还没来得及换下,也只得跟着施展轻功跟上去了。

  这边醉酒之态下的墨小池,面对图剑的全力攻击,已经有点招架不住。什刹剑也有点不受控制,看来这酒真的是不能多喝啊。图剑手上的剑跟什刹剑相碰之时,用力出掌向墨小池拍去。墨小池感觉到掌风,急忙收回什刹剑挡在胸前了,顺势往后一翻,便从二楼窗口翻下来了。图剑紧跟着追了下来。

  墨小池因受了掌风急忙翻身而下,虽没受伤,但是身形确实不稳,落地之后,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直到撞到一个温暖的怀抱。墨小池闻到一丝熟悉的檀香味,心里莫名的一暖,不知道为什么,顿时感觉安全了不少。

  墨小池回头一看,果然是熟悉的那个人。只说了一句:“你来了。”

  不是“你怎么来了?”而是“你来了。”好像她知道他会来,好像他们是早已约定的。

  简小壹追着他们从楼梯下来,再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墨小池依偎在北冥砺怀里,后面北冥昊匆匆赶过来。这周恺平日根本没有进宫的机会,他也不认识北冥砺和北冥昊。跟在简小壹后面下来,一把抓住简小壹的胳膊,一边对着图剑喊道:“图剑,等什么呢?”

  图剑听到周恺的喊话,而且墨小池的武功不弱,的确激发了他的求胜欲。持剑就向着墨小池刺过来。北冥砺把晕乎乎的墨小池往身后一拉,朝着图剑就是一掌。这一掌,他没有留余力,本来当时看着墨小池被逼从二楼翻下来,他心里就窝着火了。图剑根本抵挡不住这一掌,随着掌风退了几十步,一口鲜血吐在地上。

  北冥砺知道自己这一掌下去,对方不死也得残,便没有继续。转身扶着醉酒的墨小池。北冥昊见此情形,知道北冥砺是真的生气了。北冥昊走上前去,轻飘飘的说到:“不知你还想拉着本王的王妃,到什么时候?”

  大家可能都没不知道北冥昊长什么样,可是对北冥昊身上这身朝服,倒是都认识。

  “他真的王爷。这个真是王妃啊。”

  “这下这周公子,可是踢到铁板上了。”

  “活该,平日里就仗势欺人。”

  周恺此时心里也没有底了,见图剑已经重伤,来人又是身穿皇室独有的朝服,不禁腿软的跪倒在地,“王爷,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王妃。”

  “你也知道你有眼无珠啊?”北冥昊在心里腹诽,冒犯他这个王妃,倒是其次的,最不该得罪的,差点被伤到了。对他这个皇兄,他还是比较了解的。此次恐怕周恺难以全身而退了。

  果然,只听北冥砺说了句:“你果真是有眼无珠!”然后便把已经醉的晕乎乎的墨小池抱上了马,随后自己也上了马,扬长而去!

  众人不明白什么意思,北冥昊可是知道,北冥砺的意思。就是让周恺真正的变成有眼无珠。北辰这几年,还算平稳,好多人恐怕已经忘记了他这个皇兄发起怒来的样子了。今日是辛亏墨小池无事,要是有个什么伤,顾及就不是一双眼睛能解决的了。

  简小壹看着墨小池被北冥砺带走了,问了句:“他要把小池带哪里去啊?”

  “我的王妃,你就不要操心了她了。走吧,回府吧。”临走之时,王府里随后跟来的人,把周恺,和已经奄奄一息的图剑一并带走了。

  北冥昊一头黑线,这皇兄又把这烫手山芋给自己。要周恺一双眼睛,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他又免不了要跟周琦树去周旋一翻了。

  北冥砺带着墨小池来到了北辰京都郊外的一座院子。院子不大,但是很精致。是平时他跟北冥昊出行时,偶尔来落脚的。院子里只有一个嬷嬷,做一些日常打扫,其余并没有其他人。

  此时天色已渐晚,嬷嬷看着北冥砺带了个女孩过来,很是纳闷。自她来这里之后,也就北冥砺,北冥昊来过,连北冥舒都只来过一次。

  “嬷嬷,烧点开水,送到我房间里来。”

  “哎”

  北冥砺把墨小池抱下马,抱进房间。墨小池是醉了,但是她知道是北冥砺带走“砺她,她就这样任由北冥砺抱着到了房间。

  “你是喝了多少啊?喝成这样。以后不准喝酒了。”

  墨小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哭起来了。也许是想娘亲了,也许是因为安公子要成亲了,总之她突然觉得好委屈,好委屈。自打记事起,就是各种训练,没有享受过一天同龄人的快乐。每次她努力练功,希望得到娘亲的夸奖,可是娘亲从来都没有夸过她;她也很想跟娘亲一起睡觉,可是在她的记忆里,她就没有跟娘亲一起睡过。她怕打雷,她怕黑,可是娘亲,总是让她自己克服,自己去战胜这些怕。

  墨小池越想越觉得委屈,于是越哭越大声,她觉得,她好像都不曾这样哭过。唯一一次这样哭,却换来的娘亲一顿骂。

  北冥砺先是不明所以,后来看到墨小池越哭越委屈,仿佛要把这么多年的委屈都哭出来。北冥砺心里一阵阵疼,他想把他抱在怀里,告诉她,不用怕了,以后一切有我!然而最终还是没有伸出手去。

  他就这样坐在床边上,看着坐在床上的墨小池哭。也许是醉了,也许是哭累了,墨小池先是坐着哭,后来是趴在被子上哭,再后来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墨小池这一次没有搂着那把冰冷的什刹剑入睡,而是搂着软软的,暖暖的,有股淡淡的檀香味的棉被睡着了。墨小池觉得好像是娘亲的怀抱里一样,她想象的娘亲的怀抱就是这样的,软软的,暖暖的。

  北冥砺想把被墨小池抱着的被子拿来给她盖上,然而她抱的太紧,不肯撒手。北冥砺只得让嬷嬷另外拿一床被子过来给她盖上。用热毛巾,轻轻地把她脸上的泪痕擦干。

  北冥砺以为墨小池是因为南宫承九和北冥舒的婚事而伤心。心里既心疼她,又嫉妒。为什么不是他先遇见墨小池?自南怀回来后,北冥昊已经将有关墨小池的一切,包括塞翁岛上的事,都事无巨细的查清楚告诉他了。

  他不知道她一个小小的人,是怎么熬过那一个个黑夜的?北冥砺伸手轻轻抚摸着墨小池的额头,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在高岭初次见墨小池时,就是被她这双干净明亮,又带着淡淡忧伤的美眸给吸引了。那双干净得像个孩童的眼睛里,不应该有这样的忧伤。所以当时,他就有种想要伸手抹去这股忧伤的冲动。

  然而现在他可以抚摸到她,可是却发现,忧伤却不是他能轻易抹去的。不过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切有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北冥砺就这样在墨小池床边坐了一晚上,仿佛要把墨小池这么多年的遭遇,都看清楚,看明白。快天亮的时候,他才离去,嘱咐嬷嬷煮了些清淡的粥和小菜。

  墨小池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哭累了,还是把多年心中的委屈都哭出来了。总之,她这一觉睡的很踏实,很香。她已经记不清,已经多久没有睡过这么香了。


重要声明:小说“婆罗门令”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佳木斯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