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陆行八万里 第八十三章


  耒月洲的南风早已经没了水汽,背了把长刀的白越棘正坐在去萧阳的那片沼泽地南面,白越棘听说那个阴山上的方阳人下山了,想同他打交道。

  正午的日头晃得人睁不开眼,风也刮起了沼泽地里泥水的恶臭味。想想看去往拔阳山的那些人真不容易,受风,吃土,鼻尖还要沾染恶人味。路上的白越棘遇见了好些的人,小模样的,大模样的各种模样的山上人。

  有铃铛在远处响起,应是个女人。

  白越棘站了起来,稍稍整了整衣裳,正儿八经的俊俏青年可不能被姑娘家瞧不起。

  越来越近的两个身影让白越棘说不出的开心,一路北上总算是遇见了。一个高高壮壮的身影,另一个瘦小婀娜。走近了才瞧的清楚,少说也有九尺身的大汉身旁站着位小巧的女子,女子带了个斗笠,黑色的面纱一点都遮不住白嫩的俏脸。

  “嘿,我叫白越棘,特意在这里等你的。”白越棘施礼说道。

  阮禹皱着眉,想不起自己何时同这位青年打过交道,常先洲本就神仙稀少,更别说一位金刚境的青年郎。

  “嗯,我是上白家的白越棘。”想了想又换了个说法的白越棘又说道。

  阮禹仍是皱着眉盯着眼前的这位。

  “我想同你打一架。”白越棘笑着提起了背在身后的那把长刀,惊人的气势吹起了身边的土石。

  阮禹摇了摇头,“我着急赶路的。”

  “不碍事,不碍事,我动起手来很快的。”白越棘正了正身子,将刀把攥的更紧了些。

  阮禹没去看他一眼,同身旁的女子径直走了过去。

  被冷落在身后的白越棘前跨一步,盯着走了不远的两人,“我是上白家的白越棘,想同你打一架。”七境大金刚的气势更浓了,直直戳去阮禹后背上。

  阮禹看了看身边的姑娘一眼,“你觉着呢?”

  女子都没看他一眼轻声道:“忒大的男人没一点主意,哪里是能罩得住媳妇的人。”

  阮禹笑着挠了挠脑袋,“罩得住,罩得住。”

  缓缓转过身子的阮禹拢起了满身的气势,激荡在头顶的拳意如同一头冲破栅栏的蛮牛,架起的拳架就是蛮牛的犄角,顶去身前。

  并不是来自耒月洲的两个年轻人就这样动起了手,一个化出道身后仰起头大吼一声冲前而去,另一个横刀身前低了眸子,暴躁的刀意炸开了脚下的泥土。

  道身的拳头同刀刃撞在一起,刀刃在灵气拳头上划拉出一道火花,弓步的白越棘被土石砸了个照面。几丈高巨人的大拳头一下就撂飞了横刀身前的白越棘。

  倒在远处的白越棘猛的弹起身子,“刀来!”

  高高跃起的白越棘在空中横跨了一大步,单手将吴横提着劈向了阮禹。阮禹轻轻笑了笑,下山后打了两场爽快架,在蒲界算一次,今儿虽只出了一拳,却也算的上一次。便捋直了胳膊,冲着飞身而来的白越棘大喝道:“耒月当和《大风歌》。”

  南风刮起拳印撞上了一只手握着刀把一只手摁着刀背的白越棘,发丝飞舞的白越棘动了动牙齿磨碎了进到嘴里的砂石,“顶风歌《山河》。”一刀切开了拳印的白越棘落在地上又挨了压顶的一拳。“定叫鬼神难渡!”

  “渡何?”

  白越棘将吴横插进脚下,一头大熊顶飞了头顶的拳头,支起后脚同阮禹的道身差不多高的大熊抖抖脑袋,大嘴张开向身前的九尺身汉子吼叫。

  “渡山河!”

  被抓掉一只袖子的阮禹胳膊上青筋暴起,五六丈高的道身一步就跨到了白越棘身前,好似天神拿了惊雷的拳头擦的四散的灵气起了火,同熊掌撞碎了周遭的南风。

  没讨着便宜的阮禹咬了咬牙,看着身前飞奔而来的大熊咧嘴笑了笑,“这才够味!”

  荤素不忌的阮禹一只张开了手掌的手举在头顶,“天神赐我雷声起,乍遍了耒月山花。”四月份的耒月洲响起了第一声惊雷。

  火花撞在大熊身上,燃尽了两支前爪的大熊忽的多了一道锋芒,“刀来!”

  两只手攥稳了刀把的白越棘笑着看向这个一条胳膊挡在额前的方阳人,一刀将刚回过神的阮禹劈的倒飞出去,被那位瘦小的姑娘接个正着。

  阮禹一只手搭在姑娘肩上,被姑娘搀扶着冲白越棘竖了竖大拇指道:“好刀法。”一拳砸空的阮禹想不到这位上白家的家主怎的就收了道身,借着冲天而起的凶猛势撞碎了那朵天雷。收掉了道身后拔刀而起也不过小半息的功夫,唯一能劝劝自己的就只有那两只被砸烂了的熊掌。

  白越棘重新将吴横背在身后抱了抱拳道:“是的呢。”

  等到白越棘没了身影,姑娘一巴掌拍掉了搭在自己肩上的那只大手,满脸笑意的阮禹将头偏向一边,像极了满脸桃花的小家碧玉。

  架打输了的汉子却觉着赚了不少。

  ———————————————————————————————————————————————————————

  白青山坐在船东面,小驼子坐在船西面,拿了鱼竿的两个年轻人比划着自己刚刚上钩的那条大鱼,“我这条才算得上大鱼,鲤鱼哪里长一年都不一定有一斤的分量,你那条块两斤的鱼顶多半年。”不服输的白青山说道。

  “是少爷厉害,少爷厉害。”点头哈腰的小驼子扭过头说道,满脸的敷衍。

  “不行,换一句。”白青山摆摆手说道。

  “少爷当得《大风歌》,刚猛守四方。”

  满心得意的白青山大喊了几嗓子,“拍的响亮。”

  小驼子立马又是刚才的那副嘴脸,“少爷教的好。”

  两个尚未春风得意的年轻人迎着北上的春风满脸的得意。


重要声明:小说“陆行八万里”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佳木斯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