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流云酒馆 第五章 我的生日(5)


  2017年3月25日。

  可以说,那是我最难忘的一个生日了。

  那天,一切都如平日时光常般平静,从一大清早开始就是这样。

  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们,老豹,张凯和老刘,甚至是小雨在内,会给我制造那么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惊喜。

  跑业务,一个处在这个社会最底层的行业之一。

  我们这个行业的人每天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风吹日晒,哪样没经历过?干我们这行,最重要的就是一口好的口才和一颗好的耐心。

  我们这群人,每天做着传销一样的工作,却拿着刚好勉强能养活自己的微薄工资。

  我们也怕,怕遇见一些嘴巴刁钻的顾客,怕遇见一些性格难缠的各个年龄阶段的人。

  我始终记得,我刚开始做这行不久,遇见了一个刁蛮的中年妇女,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和蔼可亲,嘴巴却万般刁钻,我向她推销一款关于美容的产品,在我说完了一大堆废话和拉亲戚关系之后,她本来是有些心动的,她的内心想法很容易让人看出来,但是等到我说出了价格以后,她开始对我破口大骂,叫我滚,滚的越远越好,还说,如果一分钟之内我不走开,她就报警,让警察来把我带走,我当时也无奈啊,你想买,我也想卖,但是那个价格的多少,又不是我能决定的,所以当时,我只有退步而行。

  ……

  那天我很早就醒了,前一天晚上就调好了闹钟,因为我想第二天早点做完事,然后早点回来,多陪陪小雨。

  “宝贝,我先上班去了,你晚点再起来吧?”我轻轻的吻她的额头。

  “嗯嗯。”她温柔的回答我。

  我穿衣出去的时候小雨说她还想再睡一会儿,于是我关了门,去叫隔壁的三兄弟。

  天,还没有完全的亮完开来。能看出昨晚月亮留下的影子。

  “老豹,老豹。”我边敲门边喊。

  居然无人应答。

  “哐哐哐”“老刘?”

  怎么回事,今天,都这个点了,他们还没起床,有点反于往常。

  一位刚买菜回来的老阿婆看到我在敲门,停下脚步。

  和我说到“住这里这三个小伙子啊,今天一大清早就出门了,你敲门,也不会有人理会你嘞?”

  “那阿婆,他们出去的时候说了什么吗?”我问阿婆。

  “这,我哪知道?再说了,平时你们喊我我都听不清,人老了,废了……没用了”阿婆说完叹了口气。

  阿婆一个人住在楼上,他的老伴很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她孤身一人,她是勇士,孤身闯荡过两个世纪。

  他们不在,我就只有一个人去上班了。

  我在想,莫非他们是想抢在我去签到,免得去偏的地方?

  一个人开车行驶着,红绿灯依旧不停的转换着色彩。

  黑色的云无情的散开,残留的夜色被白昼驱赶。

  我来到公司之后,打听过后才知道,他们三个今天请了假,同时,我也是后头才知道,他们三个人,以及小雨在内,在我出去之后,正在准备一场关于生日的宴会……

  那天他们都不在公司上班,我有些不太习惯,格外的不在状态。

  ……

  等到我拖着我那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他们四个真的让我感动了一把!!!那感动,值得我用一生去回味了。

  我在楼下停好车,看见老豹正蹲在地上抽烟。

  老豹见我回来,居然过来一把揪住我,说道:“你他娘小子今天跑哪里去了?兄弟几个都快找你一天了,快,跟我回家,出事了。”老豹说完,就扯着我快速上楼。

  “出什么事了?老豹,你别吓我啊?”我有些震惊,便问他。

  我是真的被他吓到了,“是不是小雨出什么事了?”我真的很累,爬个楼梯,都爬得气踹嘘嘘。

  “待会,你就知道了。”老豹和我说。

  我当时想的是,拜托,真的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啊。

  我当时想的是:这一定是个玩笑。

  老豹推开门。

  “生日快乐,宇子!”小雨端着蛋糕,头上带着寿星皇冠。蜡烛上面的火焰左右摇晃着。

  张凯和老刘从小雨身后探出头来,“又老一岁了哦,老弟!”

  房间里被他们布置得金黄闪闪,很是温馨,闪烁的蜡烛发出昏黄的灯光,聚光灯般打我我们的脸上。

  “许个愿吧,宇子!”小雨和我说。“然后把蜡烛吹灭。”

  “都站在门外干嘛?进屋啊!”小雨说。

  那天,我许的愿望是:我希望我们身边的人永远都要好好的,我一定要赚很多钱,让小雨过上梦幻般的生活。

  那晚,我们五个人坐在一起,没有开灯,那晚,我吃了人生中第一次烛光晚餐,那晚,老豹,这个东北汉子,忍了很久的泪水最终是流了出来,那晚,喝醉酒之后的我哭的稀里哗啦。小雨躺在我的怀里,乖得像一只白羊。

  总有那么一些往事,会在某个不经意的醉酒的夜晚变成故事,钻进人们的耳朵,总有那么一群人,表面你看到的是强大,实则内心脆弱,一次大醉就能打开他内心深处的大门。

  “我当初出来,总是幻想着这个世界,真的能给我很多美好的向往,等我赚够了钱,我就回家修个房子,然后再取个老婆,生个小崽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多好啊?真他娘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居然如此的残酷。都说男人做事是一腔孤勇,但是,但是哪个能知道,我,一个地道的东北男人,被现实撞得狗血淋头!”老豹哭了,哭的撕心裂肺,喊出来那种。“好在后来遇到了你,吴宇,遇到了你们,张凯和老刘。要不然现在我在哪里我都不知道,我会在哪个街头流浪我都不知道…”老豹哽咽着,两行泪水不停的流。

  张凯不说话,流水控制不住的滑下脸颊,老刘喝了一杯又一杯,敬完我敬老豹。

  一个女人,是爱一个男人爱得有多么的死心塌地,才会跟着他受各种苦难,还会为他受尽那种分娩的痛苦;一个男人,是有多么的坚强,才会将受尽的委屈化为泪水,灌进往事的河流,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大水决堤。

  小雨在我身后双手搂住我的脖子。

  “得了得了,今天宇子过生,大家,都开心点呗。”小雨微笑着和大家说。

  小雨刚刚擦去泪水,我看见的这些,她不曾发现。

  “对了,你个兔崽子,上次说告诉我怎么追女人的,你还不准备告诉我么?”老豹抹去泪水,干了一杯酒。

  “来来来,干了这杯!我和你仔细说。”我们五人站起来,举杯而碰………

  没人知道,我们那晚喝了多久,也没人知道,那天我们醉了之后说了多少的风流往事………

  夜色是温柔的,也是缠绵的……


重要声明:小说“流云酒馆”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佳木斯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