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流云酒馆 第四章 我的生日(4)


  我们都是为了生活漂泊在外的人,同时我们在父母眼里都是孩子,我们可以说都是在流浪,租着一个月400的廉价房子还觉得贵,我们曾聊到半夜然后测夜未眠,我们也曾在醉酒的夜里讲自己的讲到抱头痛哭。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互相依赖,彼此照顾。

  在这渺小里苟且的潜伏着,过了两个春夏秋冬。

  我们做着一份卑微的工作,却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快乐。

  比如喝醉之后我们会一起飙车,

  我们在夜深人静的夜晚里大喊大叫。

  我们会开心得像一群小孩,

  再老的人,都会有一颗未泯的童心。

  ……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我的心海像大地一样宽广………”

  我们四个人开着属于自己的专属坐骑,驰骋在去上班的马路上。

  路过的每一个地方,都会带起一阵轻微的风。

  东北汉子性格豪爽,所以开心的时候总是会开口吼上那么几句,吼的可能是劝酒桌席上的对酒歌,也有可能是流行了许多年都不曾褪色的草原情歌。

  就像老豹,唱歌总是找不到节奏点,但还是喜欢吼。

  记住,吼,比唱,要高一个层次。

  老豹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

  “唉,我说老豹,你……是不是遇到什么红颜心事了?这么开心,都吼上你们北方的草原情歌了?”我尽量靠近他的旁边,在风中大喊着,向他说道。

  我的头发完全被风吹乱,整个人在风中凌乱得就像一条狗。

  老刘凑上来,“还能有谁?除了厂里三班那个姓李的女人还能有谁?”说完,老刘加上了油门,向前方飞驰而去……

  “唉唉唉,嗤~别听他瞎讲,三班那姓李的那啥,人长得好看,又要心灵手巧的,要啥有啥的,我怎么,我怎么能配的上那种高档货色呦?”

  老豹傻笑着,说话有点结巴。

  “就是那个扎辫子那个?好像叫李虞还是什么那个是不是?”我在风中说道。

  “对对对,那货就叫这个,后面那个字难写,换做谁都很难认出来啊?”老豹打断我说。

  “你看你看,提到她你就这个怂样,瞧你那反应,你对她没点花花心思鬼都不信?还这种货色,人家是货色那你是什么?”我说。

  “我这人说话就这样,都认识我两年还不知道我这个人?”他说话语气怂了,特别是说到李虞的时候。

  “哈哈哈,那你,想追到她吗?”我说。

  “怎么追?说来听听,但说无妨!”他像是祈求道。

  “其实她呀,之前暗恋过我的,哈哈哈~”我说。

  “你他娘的,家里都有一个婆娘了,还想在外面包一个?狗男人哦!”他大声说。

  后面的张凯追上来,说了一句,“谁最后到,谁今天晚上请大家喝酒!”说完便只见背影。

  我看了老豹。给他暗示。

  “你,他娘还没告诉我怎么追到她呢?别跑啊,你告诉我,今晚我请!”老豹喊着。

  “请不请我们喝酒,那可由不得你!”我加快油门,“来日方长,以后仔细给你说。”把老豹一个人甩在了后面。

  人这一生,能和知心这么逍遥快活着并且疯狂着,能有几回?

  那次,其实是我最后到的,因为我半路接了小雨打来的电话。

  但是那晚,确是老豹请我们喝的酒,那晚,我被他灌得半醉,却也还是没能从我口中套出追求李虞的方法。

  那天,因为迟到,我再一次顶撞了我们的主管。

  我到厂里的时候,他们三个已经换好了工作服,我看着他们,笑着,他们一个劲的叫我快去换好衣服,不然等下又要被骂。

  “我这都习惯了,再说了,又不是第一次?你们激动个什么?”我说。

  很不幸的是,我说的这些话,被身后突然路过的主管听到了,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意外还是巧合,这种经历不亚于舞台表演歌手的现场翻车吧。

  没有出乎意料,我被下夜班后办公室约谈。

  我被主管骂的狗血淋头,他还对我提出警告,这种情况,再发现一次,就卷铺走人。

  其实像主管这样的人,很早就看他不爽了,而且不止是我一个人这样觉得。我甚至有过想法,假如他哪天真的把我开了,我就把他打一顿,泄完气再走。

  我也是后来才开始理解主管他们这类人,其实他们也和我们一样,都是为了生活,他们的工资比我们高不了多少,却不得不为了生存下去,装出一张冷酷无情的臭脸。

  我也是后面才知道,他们三个回去之后,和小雨聊了很久。

  晚风吹着陈旧走廊夹缝里那新绿的蕨类植物,小雨和三个男人齐排站着,双手撑在扶手上面,眼睛看着脚下流淌的人群,侃侃而谈。

  ……

  “明天,是宇子的生日,我希望让他过得开开心心的。”小雨转过身,看着他们,和他们三人说。

  “他娘的,这小子生日,两年了,我们都不知道,他也不和我们说,真的是。”老豹豪爽,话如其人。

  “我们几个一定给他好好的过一个生日。”老刘也说。

  “我看行。”这是张凯一贯不变的台词。

  那天我担心的没有发生,老豹他们很会配合,没有告诉小雨我留下来的真正原因。

  那晚七点三十分。

  “对了,宇子怎么还没回来?”小雨问他们。

  “这不,最近厂里加班,他手脚比我们敏捷,这是加钱的,你这姑娘急个啥?”那是老豹认识我后第一次对别人撒谎。虽然老豹也经常说我是个骗子。

  我回来的时候他们几个人已经准备好酒桌了,小雨坐在其中,见我回来,赶紧跑过来,我猜想,今天的事,也许她还不知道,于是我强做出笑脸。看着桌上的三兄弟,会心一笑。

  那晚老豹请的酒,也是老豹喝的最多,就算不是他请的,他也是喝得最多的那个,每次都是这样。

  之后,小雨洗碗,老豹把我叫到楼上。

  他看起来有些醉了,脸,红的一塌糊涂。

  他邀住我的肩膀,一身的酒气遍布全身。密密麻麻。

  “今天留下来,主管和你说了什么?”老豹问我。

  我沉默了一会儿,老豹拿出一根烟点上,说,“我懂,所以就不给你了。”

  “假如有一天,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做事了,你们不要忘记我。”我哽咽了很久,才从嘴里说出这句话。“就算我回到老家,我也永远记得你们这几个好兄弟。”

  “你这,开什么玩笑?”老豹吐出一口烟雾,我被呛得咳嗽。“就算你迟到,也不至于这样吧?喝醉了?在胡言乱语?”

  老豹不懂我的内心,但是三个人里面,他又是最懂我的。

  有时候,沉默,是最好的答案。

  我们俩,站在楼上吹着风,看一盏盏灯不断的熄灭。

  月亮过了它最圆的那个时段。彩云在后面,追不上任何一轮圆盘……

  三楼的阿婆从楼上倒下一盆水,卖衣服的小巷的灯火,陆续的关上了……

  老豹的烟就要熄灭。

  夜深了。


重要声明:小说“流云酒馆”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佳木斯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JMS58.CoM
Copyright © 2017 佳木斯-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